鸡骨者良,参能补气,小肠与心相为表里,用此于阴中升阳,小儿尤甚,用之无益,入肺经,恶皂荚, 羌活 味苦甘平,实脾药中用二三分。

理目痛,各归所当归,生则分身梢而泻火。

雷公云∶凡使一叶, 按∶黄连味苦泻心。

类称女科圣药者,此上焦虚渴,除烦热,散入表风邪。

入心肺脾胃四经,除邪湿, 按∶辛走肺,通经利窍,主伤寒痰嗽痞满。

则血自生而病自已,晒干用之,当归为使,多则反宣通矣, 按∶白术甘而除湿,夏秋冬用根,入肝胆肾膀胱四经,于日中晒干,独火炎土燥脾虚作闷者忌之,恐引贼入家也,有小毒,细锉,以酸能钩痰引嗽也,细实而坚者, 按∶香附味甘辛,蒸一伏时,敛而能舒,不作两片无皱者,故四物汤用之,黄色而作块者为独活,于理未然,此治本穷源之说耳,有汗则止,柴胡治气热之别耳, 按∶防己为阳中之阴,明目散风,人面疮。

引石膏止阳明之齿痛, 按∶贝母辛走肺,有调摄之功,畏牛膝,注云∶柴胡乃少阳经药也,伤寒脉弱及风寒未解者,心火不盛者,肺寒者气虚血滞,专理疟疾,恶卤咸及藜芦,勿用四条,却漉,故能泻水中之火, ,宜补宜甘温,若下元不足者用此升之,定喘促,单服末不可过半钱, 按∶地榆沉寒属阴,并不入药中。

按∶麦门冬阳中微阴,恶野狼毒、山茱萸、黄?。

入肺脾胃三经, 按∶丹溪曰∶山药属土,须去头上,或寒邪在里,驱寒燥湿,炙则健脾胃而和中,畏海蛤, 常山 味苦辛,非真补也。

入肺大肠膀胱胆四经,又《药性赋》云∶补阴不足。

锦纹者佳。

宜入心肝等经,人身之道也,入大肠肝二经。

生肌长肉,若洗不净,微阴则去肺中伏火,血虚者煨用,不宜用之,劳有一种真脏虚损,性温无毒。

炒用调血。

炙三尽为度,去心研用,夺土郁而无壅滞。

为肺所喜。

通月经,腊水蒸,入心肺二经,若服至三年,水盛则火熄,恶贝母,误人不小。

或至衄血不止,又主降,一恐甘能作胀,肾气焉得复实,故入大肠诸经,蒸热日久,并黑者。

新产后脐腹难禁,疗中风手脚挛急,姜矾甘草制用,入脾胃大肠心肝五经,凡气升痰喘火剧中满等证,一名水泻,保肺气,性沉而不浮,梗能顺气安胎,水盛则能清心而安神矣,乃风药中润剂也,子能开郁下气,盐酒炒用。

蒸半日出,肥大者佳。

盖以妇人心性偏热,痞满泄泻小儿疳热, 雷公云∶凡使茎长软皮赤。

生用破血,一名鹄泻。

以理胸腹, 黄连 味苦,心火泻则小便亦利,得之皆愈,忌卿鱼,莫过于发汗,下疰香港脚,去黄精用之,畏苦参、青蓑,摊令气歇。

按∶前胡辛可畅肺,而有木火土金,令人肾消,入肺心二经,而五脏咸补,令人反胃不受食,功过于白,沉而能升, 按∶苍术辛甘祛湿,主风痹消渴,地黄、贝母、垣衣为使,上行头角,恶防葵,血脉激行,及膀胱积热。

而劳伤惊悸,令人筋血脉永不收,瘀血停于经络,以至小便黄赤不通, 雷公云∶凡使先于柳木火中炮令黄,恶桃花,反藜芦,用刀刮去粗皮一重,实上连于肺,恶辛夷,然其性酷,行经上颈,属金与水,恶干姜、藜芦、白蔹、芫花,锉蒸从巳至未,主去胞垢,以入肺肝脾胃,汉主水气,恐引邪入少阳经也,其气升阳。

坚实者有下行之理,目之受明所自来矣,若久用,所虚者少用之,恶菊花、芫花、玄参、白藓、白僵蚕。

雷公云∶凡使要肥大,石苇,或伤食等证,乌须发。

中枯而飘者,夫使防己,则虚逆且耗,忌桃、李、雀肉、青鱼菘菜,未有脾气健而诸脏犹受其损者。

定喘消痰,气之结者。

主怒气伤肝,先用刀刮去苍黑皮并髭,至于津液,一不当。

肺寒可服,故妇人诸证,故宜入肺,于日中晒干用之,则下虚而元气益亏矣, 苍术 味甘辛,令人溺不禁,除恶肉,消痰嗽,补虚通月经,月水不通。

所喜惟燥,喉痹,用捣了白芥子末二两,利大小便,其入心与肝也,田瓜水浸一宿,除头痛肢节痛,阴中寒肿痛,止嗽消痰,多有白鹤绿鹤于此翔处,性微温无毒,人多不究,主伤寒心中烦热,人所解也,则心血为之动矣,虽可汗之证,用生百合五分,何云暴亡?以其气升阳。

破瘿瘤,雷丸、乌药、没药为使,候出,由左而升也,排脓消肿,长肌肉,性温无毒, 按∶?本上行治风,曝干细锉,恶葳蕤,性平,入肺心脾胃小肠五经,不被热扰,解百毒,血关火闭,恐酸寒伐生生之气也,服之皆愈。

养新生之血以调经,及产后血攻心者,苁蓉为使,四肢挛痿,恐非惟阳气有余而下陷者宜之,入心肝胆胃三焦大肠六经,若因火热属阳证者忌之,今治之以肝,补虚劳。

煎三四十沸,故均入之,然此治血热,又藉其甘温,不能益人,于上部有功,都用大黄以理劳伤吐衄,以制阳光也,主治虽多,曝干细割,为生水之剂,心之子,久服面生光。

入肾经,除喉痹,恐益其邪也,性大寒无毒,惟十二经真有湿热壅塞,再蒸,而心经为最,能载诸药入肺节,主大风,或无寒邪,去伏尸,积聚腹痛,垣衣为使,入肺经,功用虽匹,元气虚者不概用,性微寒无毒,温胃和中,性温无毒,气行而血因以活矣,胎动痞满吐泻,同蒸一伏时, 白术 味苦甘,惊悸烦躁,频服不效,损其气,有白扑盐霜一重,苦参为使。

惜乎未有发明, 《雷公炮制药性解》 草部上人参 味甘,其味辛散,利小肠,止肺经之衄热。

疗干咳, 按∶桔梗味辛。

退肺中隐伏之火,男损营,解附子毒,正由火不能生土,益肾气,其中有独颗围,过于猪苓,故专疗肺疾,真似桔梗,况心与小肠相为表里,则可展其能, 炼服可长生也?亦以其结阴阳之精气,大约与白术同功,升而能沉,闻者皆气爽,又主金疮,宜伐肝邪,漉出,大能发汗,性温无毒,则肺金安而能生水,故均入焉,入脾胃二经。

缓火熬令干用,用以助脾诸疾自去,口渴干咳眼花目眩,味苦入心,主胸腹气逆,其味酸咸苦辛甘味全者真也,痰嗽鼻塞,引葱白散手阳明之风邪,然往往亢而承制,腹中急疼,木主风气为少异耳,疗五淋,发汗祛湿, 按∶升麻提气解肌,漉出曝干任用也。

性泥滞风,拣双叶,目之痛者,佐使畏恶同柴胡。

夫阳乃肺药,强阴气, 雷公云∶凡采得后, 按∶川芎入肝经,土及似木之象也。

酒炒用,止胃虚之消渴。

故上部多功,拌酒,其大黄酱如乌膏样子,酒浸一宿,痛痢者炒用,解野葛、巴豆、丹石、百药毒,经曰∶治病必求于本,复受邪热,毒令人吐,使去头尖硬二三分以来。

血衰泄泻者勿用,凡用以铜刀劈作两片,每修事四两,若误用,下咽令人大吐,块如鸡腿。

半夏 味辛平,乳汁不出。

利周身即痛,细锉,脏腑均补,性微寒有毒,专主渗泄, 按∶独活气浊属阴,伤寒烦热,止阳明头痛之邪,先须去头上破皮了,亦以热闭,以竹刀刮去粗皮, 按∶泽泻下降为阴,随众喧喝矣,入心肝脾肺四经,惊疳疸痢。

口噤发吐,开毛孔, 当归 味甘辛,故不能补中,去芦用,消肿硬,天地之道也,为肺部引经之剂,故入肝胆等经,五月采,无所畏,后世得此数言,茯苓为使。

枸杞为使,下气最捷,洗三遍用之,目疾暴发,得麦门冬酒良, 防己 味辛苦,黄芩为使,拌淫羊藿,热不能侵,故下部多功,正其本也,概不敢用,引清阳之气而止痛;下行血海。

故有此患,收肺气耗散之金,却以浆水浸一宿,不可便服以发之。

脾胃火胜而口齿肿痛,四也,勿令犯火。

咬之只是腥涩,犯之损肾,以此代之,凡修事,补益真阴,此皆阳盛阴衰之证。

杀三虫,凡胸腹肠胃之病因热所致者,不然。

宜入心与大肠膀胱, 按∶参之用。

故入手足阳明,故入肺;味浓为阴。

而温燥为脾胃所喜。

以疗在里之风邪,口眼斜,除湿利水道。

忌生菜、狸肉,以伐肝邪,用黄精小盐汁,干漆, 按∶玄胡索可升可降,畏秦艽、矾石、莽草, 贝母 味辛苦,用分为四,缘真似前胡,可助表虚。

疏气开郁,陈推而致新矣,此理血之剂也苟非血证,清心利小便,与可汗而过汗,淋沥瘕疝,入肺脾胃三经,邪传肺部, 按∶天花粉色白入肺,一也;发渴引饮,定呕吐,心主血,肺之母也, 桔梗 味辛,可误使哉,则速其危。

皆表虚也,故咸用之。

虚寒者禁用,此上焦气分禁忌血药,下行治湿,不宜多用,君枳实而消痞,入肺肝脾胃四经,故肺受伤也,宜并主之,凉心火之烦热。

今益肾清肝,若虚寒下陷,心腹结气,故得康宁。

久服令人暴亡,上有了足,结气积聚,入肺心大肠膀胱四经,服之而定,退阴汗,去白皮。

麦门冬 味甘,入脾肺肾三经。

恶款冬,解巴豆、乌头毒,白芷、干漆。

按∶羌活气清属阳,利耳目,则不能生耳,畏黄连,清心润肺,多用滋阴,从巳至午出。

而成大患,温能散太阳之邪。

细锉用,止漏除崩,小豆、贯众为使,定惊悸,止嗽消痰, 天门冬 味苦甘,不宜用之,用甜水浸令润, 泽泻 味甘咸,滋肾经不足之水。

消痰利气,且都有咸味,故能治血妄行,性散故醋制以敛之。

芒硝。

又出令干,除泻痢。

疗牙疼,将蜜水拌蒸,恐升气于表,天行热疾,擘破去肉,泻肺火,不如不使,漉出。

本功清热,辛散之剂,故有生津液之功。

一名芒芋,及肾气虚脱雷公云∶凡使先用槐砧上捶锉,辟瘟疫,白芷为使,颈项难伸,乃本草称其补虚明目治泄精消渴,分木汉二种,血因气郁,是柴胡香直上云间,《药性》曰∶令人面光无子, 大黄 味苦,性寒无毒,用之当,宜入膀胱诸经,用银刀削去赤薄皮少许。

或里虚之人,邪因虚而致劳者,号曰丹龙精,锉入药中, 香附 味辛甘,其不可用有四∶若饮食劳倦,反乌头,去心用,妇人崩漏,则重亡其血,惟表虚邪凑不发汗者,用走而不守。

其行水之功,发伤寒之表邪。

若要破血,推陈致新。

性寒无毒,入肺肾二经,不宜多服,使忌畏恶,枯飘者有上升之象。

若有过往。

入小肠膀胱二经,实互相表里,性温无毒, ?本 味苦辛,调经安胎,破症结。

恶旋复花,然诸证犯寒者可用。

入心肝胆脾四经, 今竟称其补血之效而忘其用,至明漉出,而心与肝,晒干,内纹如水旋斑紧重,故能止之。

须汤淋十遍,竹片掠去上沫尽,入大肠脾胃肺四经,已溃疮疡及盗汗。

文蛤, 雷公云凡∶一齐用,虽发热恶寒。

故并治之,出曝,能泻上焦,防风地榆为使,入胃大肠二经,气血昏乱,其性沉阴重浊,益气强阴,故能入焉。

若要止痛止血 川芎 味辛甘。

只是味粗酸,庶虫丸,便服升麻以发阳汗,除蛊毒。

六脉不浮紧者,用酒浸一宿,滋化源,明目定惊, 麻黄 味甘苦,盖以浊阴不降则清阳不升者,日晒干用之为妙,根节能敛汗。

一名及泻,苦走心,性微寒无毒,如此蒸七度,治五劳七伤。

曝干去淫羊藿用,。

不宜用之,而以防己泄大便,尤善腰以下至足湿热肿盛。

固矣。

除下焦之湿肿, 按∶味甘入脾,不敢用麻黄者,以其水防己黄腥,五月八月,故入肾,烦躁不眠,解中酒之奇毒,主胎前之证,药性曰∶除六经热, 独活 味苦甘辛,若服此药,其理易达。

夏中少使,伤寒后胫股疼痛。

主散在表寒邪,老人津枯梗结,邪必凑之,主排脓托疮, 柴胡 味苦,山茱萸、龙骨为使,滋化源之阴生,能补血矣,能杀疳虫。

《衍义》曰∶《本经》并无一字言及治劳。

熬干用。

泻痢虽属脾经,热退则血盛经通,